3岁的小文在某大学操场玩耍时,意外被垒球队的陈某在投球时砸中了头部。陈某赔偿后,小文的父亲文先生作为小文的法定代理人将学校诉至法院,请求事发操场合在的学校赔礼报歉,并支付医疗费、精力侵害安慰金等共计两万元。近日,北京市海淀区国民法院对此案审理后以为,事发时学校在操场设置了防护网,已尽到恰当的安全保障任务,且陈某已进行了赔偿,据此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恳求。

文先生诉称,2019年暑假期间,他带小文在学校操场玩耍,当时正值垒球队在操场训练。为了规避由此带来的风险,小文、文先生和其他众多小朋友及家长在垒球队指定的安全区域内运动。但之后垒球队队员陈某在投球时脱手,导致垒球超出护网飞至上述安全区域内并击中小文后脑。文先生立即带小文去医院治疗,被诊断为头外伤。

文先生以为,学校球场的设施不符合相干安全规定,未对球队及相干设施进行有效管理。学校的过失导致上述事件产生,导致小文身心遭遇宏大的苦楚,同时也给其家人带来了较大的苦楚,对此学校应该承担法律义务。

对此,校方辩称,学校已经在操场设置了防护网,并张贴了管理规定、训练通知,告诉进入操场须与训练场地坚持安全距离并提示注意自身安全,原告也不能证明学校“未尽到安全保障任务”,所以不批准赔偿。

法院审理后以为,事发的场地系涉案大学对大众免费开放的场地,学校虽对操场的管理存在安全保障任务,但这种安全保障任务仅需到达一般的注意任务即可。事发时学校在操场设置了防护网,已经尽到了恰当的安全保障任务,且陈某也依照此前达成的赔偿协定向小文赔偿了医疗费、交通费等各项丧失两千余元,双方商定此次纠纷一次性解决。事后,小文家长再次主意学校赔偿,于法无据,法院判决驳回了原告的全体诉请。

宣判后,双方均未上诉,该判决现已生效。

依据我国侵权义务法第37条规定,学校作为公共场合的管理人,负有安全保障任务;在第三人的行动造成他人侵害的情形下,第三人承担侵权义务,而未尽到安全保障任务的公共场合管理人应该承担相应的弥补义务。

法官称,由于作为公共场合的管理人,最有可能懂得全部场合的实际情形、预感可能产生的危险和侵害,从而最有可能采用必要办法防止丧失的产生或者减轻侵害的水平,且避免和减轻侵害产生的成本最低,故而法律规定由其承担从事社会运动相应的保障任务。

本案中,对于向大众免费开放的操场中不特定的进入人群,学校所负的安全保障任务应与其从事的社会运动相适应,具体而言,重要是应采用基础的安全办法并对于隐藏性危险负有告诉任务。司法实践中,也不宜对公共场合管理人苛以过高的安全保障任务。如果学校已经采用了设置防护网且尽到告诉任务,则可以认定学校不具有错误,不应承担法律义务。

此外,对于第三人侵权,即使学校等公共场合的管理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任务,其承担的义务也是作为一种侵害赔偿的弥补,依据最新公布的民法典,管理者承担弥补义务后,还可以向第三人追偿。故在此类事故中,受害者在已经收到直接侵权人的赔偿后,不应再扩展求偿范畴。 【编纂:王思硕】